從超級經銷商到獨家代理 去年創造六億元營收 任天堂在台灣的最佳推手曾愛玉

從超級經銷商到獨家代理 去年創造六億元營收 任天堂在台灣的最佳推手曾愛玉
新聞出處:
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marticle/url/d/a/061029/9/5ur5.html?pg=1

更新日期:2006-11-15 記者:賴德剛

二十五年來,獨家代理台灣任天堂業務的博優公司十分低調,董事長曾愛玉更是神祕的商場女強人,雖然遊戲市場逐漸萎縮,但台灣任天堂在她領導下,去年營業額居然還能達到六億元,著實讓人稱奇。

「永遠精神飽滿、活力十足」是博優員工對曾愛玉的評語,的確,從外表看不出曾愛玉今年已經高齡六十三歲,聲音洪亮、笑聲開朗。眼前這位幹練的女董事長,二十五年前意外地跟任天堂取得獨家代理權,成為國內遊戲機霸主,但這一切都不是她原先規畫的人生路。

「其實,我年輕時期的最大願望,就是做一個稱職的家庭主婦,壓根兒就沒想過會從商。」曾愛玉說,從小就看著父親為了生意到處應酬,待在家裡的時間很少,所以她暗自期許將來不要走上父親的老路子。

從家庭主婦到任天堂總代理

二十二歲那年,出身於彰化望族的曾愛玉獨自負笈日本,並在大學畢業後嫁給日本華僑,確實照著自己原來的規畫,過了一段安穩的家庭主婦生活。

但在兩個孩子就學後,骨子裡流著商人血液的她開始坐不住了,他進入丈夫工作的半導體公司,從事買賣蘋果電腦中IC元件的工作,也在一次偶然機會下,結識任天堂商社相關人員,此時曾愛玉三十八歲,即將邁入不惑之年。

回想起如何取得任天堂的獨家代理權,曾愛玉直至今日還是不太明瞭,她說:「我不知道總公司為何會那麼信任我。」

一九八○年,任天堂推出掌上型遊樂器「GAME & WATCH」,立刻引起轟動,只不過當時台灣沒有開放遊樂器進口,加上根本沒有與任天堂總社直接聯繫的管道,許多想進口GAME & WATCH的公司紛紛透過管道找上曾愛玉,希望她能協助解決。

藉由之前半導體公司與任天堂間的關係,曾愛玉試著去跟任天堂的人員交涉,希望能取得遊樂器代理權,只不過當時台灣人口只有一千五百萬人,市場很小,日本方面並不太重視,因此叫她去找旗下經銷商洽談,最後只獲得了承銷的權利。但這也開始了往後二十五年裡,曾愛玉與任天堂間的緊密關係。

曾愛玉不但供貨給台灣,連南美洲巴西、巴拉圭的華僑也紛紛向她拿貨,數量相當龐大,也因此每次向公司提貨時,一出手就是三十萬美元,讓每次提貨金額都只有一、二千美元的日本當地經銷商,看得目瞪口呆。

不過生意才剛起步,凡事能省則省,運送到巴西等南美洲國家的遊戲機,曾愛玉都會請工讀生重新包裝,讓原本一箱只能裝一百台機器的箱子,變成三百台,節省了近三分之二的成本。
另外,當時日本東京有許多由台灣人開的免稅店,也希望能賣任天堂的掌上遊戲,曾愛玉承諾會供貨給他們。

只不過這些商店,常會在半夜兩點打電話要求送貨,讓她常常忙到深夜還無法入睡。她說:「沒辦法,答應人家的事情一定要做到。」

隨著業績越來越好,任天堂總公司開始注意到這名來自台灣的中年婦女。曾愛玉被召見,坐下來沒多久,公司代表就說:「以後台灣地區的業務就交給你了。」嚇了一大跳的曾愛玉,回想起當時的情形仍不禁莞爾。

處理盜版問題而遭黑道恐嚇

一九八七年,台灣開放遊樂器進口執照,任天堂也正式在台設立分公司,曾愛玉並創立博優,負責任天堂在台灣所有產品的代理權。

除擔任博優董事長外,曾愛玉還身兼任天堂台灣分公司總經理,全權處理任天堂在台灣的一切事務,以及行銷策略。

但是曾愛玉立即面臨了一項艱困的挑戰,那就是猖獗的盜版問題。

「那時候的台灣,真的是盜版王國。」曾愛玉說,任天堂從俗稱「紅白機」的第一代家庭遊樂器(Famicom)開始,盜版遊戲卡匣案件就層出不窮。

台灣當時半導體產業剛開始發展,對於仿冒較為低階的IC技術並無太大問題,因此只要日本推出新遊戲,沒多久就可在坊間店鋪看到盜版卡匣。

雖然曾愛玉積極地與檢調單位配合,也陸陸續續查獲規模大小不等的盜版工廠,但依然無法遏止盜版行為,任天堂也透過美國分公司頻頻以「三○一條款」向台灣施壓,那時候經濟部都只會向她抱怨說:「每一次都是任天堂搞我們的鬼。」卻從來不去思考如何解決盜版的問題。

也由於盜版工廠背後牽扯的利益龐大,警方只要破獲一處工廠,就會要求博優公司派員去指認,因此曾愛玉開始陸續接到不明人士恐嚇電話與信件,公司大門甚至還被潑油漆以及瓦斯槍攻擊,直到現在,位於民權東路的博優公司落地窗都還留著當時的彈孔。

九二年,警方破獲一間專門盜版任天堂新型遊戲機「超級任天堂」的工廠,曾愛玉卻因此承受極大壓力,因為對方透過黑道以及各種管道向她施壓,要求停止查緝工作,否則將會對她不利。但曾愛玉不但不理會,反而更積極地與警方合作,「別以為我是女人,就好欺負」。

由於台灣任天堂業績優異,市場上也開始出現攻訐曾愛玉的流言,除了有人指控她與盜版商勾結外,更有雜誌影射她因為跟日本任天堂老社長有不可告人的關係,所以才能拿下台灣代理權,不過這些流言蜚語,並沒有擊倒曾愛玉,反而更讓她努力發展事業。

現金交易 統一、燦坤不例外

除了加強查緝盜版外,曾愛玉在商場上的強勢作為,也讓許多想與任天堂合作的企業紛紛打退堂鼓。她曾因堅持現金交易而拒絕統一超商的合作提案,就連3C通路龍頭燦坤想要在賣場內設立任天堂銷售點,曾愛玉也多次退回對方提案,直到現在都還在洽談中。

「我只有一個原則,就是現金交易,再大的公司來談都一樣。」曾愛玉說,從小看到家裡的布行、貿易商採用月結方式做生意,有時候會出現倒帳問題,所以「有多少錢就做多少事」的觀念深植在她心中,也因此,只要有人要進貨,無論數量多麼龐大,曾愛玉只會跟他們說:「很抱歉,請抱現金來領貨。」

雖然國內遊戲界採取現金交易方式的廠商很多,但大多會給經銷商多些寬限時間,不像博優一定要看到現金後才會出貨。有經銷商表示,儘管博優在這方面沒有太多彈性,但因為任天堂的東西實在太好賣了,所以大多數人還是能夠接受此方式。

在光華商場已設立二十年的「超人電玩」張老闆表示,曾愛玉在業界是出了名的強勢,一切都要照她所訂的規則走,否則以後很難拿到貨,「不過,除非是真的惹她生氣,否則曾愛玉平常人還不錯啦。」他說。

曾愛玉的強勢作為還不僅於此,前一陣子台北地下街某家大型電玩經銷商,因販賣水貨被她得知後,不但率律師與警察到現場拍照存證,甚至動手扯下一台電視,還不慎砸壞了展示櫃,讓店家當天幾乎無法做生意,業界戲稱為「砸店事件」,可見超級阿嬤是不好惹的。

曾愛玉表示,自己是用「誠」這個字來做生意,上從任天堂總社,下到經銷商,只要承諾過的事情,就一定會做到;相對地,她也會要求經銷商都能開誠布公對待業務上所有事情。

而就連任天堂日本總公司,也非常佩服這位已經合作二十五年的夥伴,更會主動幫忙曾愛玉解決各種困難。

五年前,曾愛玉的獨子曾優成,回台灣幫忙已經年近六十歲的母親,第一步就是加強台灣任天堂的宣傳工作。

由於個性較為低調,曾愛玉這二十年來很少會主動宣傳任天堂的相關訊息;但在兒子進入公司後,已經可以看到任天堂主辦的活動了。
現在,無論是新遊戲軟體發表會,或是其他與協力廠商合作的相關活動,都可以看到曾優成的身影。

在日本生活將近三十年,操著一口日本腔調國語的曾優成表示,會回來幫忙是因為台灣任天堂還有很多可以成長的地方,希望能幫公司做得更好,不過他也開玩笑地說:「沒有辦法,我的生活費都被董事長控制住了,不回來不行;而且月薪只有兩萬五,是最可憐的總經理。」

對Wii 不想做過度揣測

談到自己的兒女,曾愛玉說,小孩子國中畢業後,就希望他們能考上好高中,直升大學(日本許多學院高中畢業後可直升大學),並灌輸他們讀書要靠自己的觀念。

她告訴兒女,如果不想念書也沒關係,畢業後就去外面學技術,自己要能養活自己。「我工作那麼忙,回到家都半夜一點多了,根本沒辦法管他們,所以一切得看自己的造化。」她說。

對於即將上市的Wii,曾愛玉不願意揣測會為台灣任天堂帶來多少收益,畢竟這二十多年以來所遭遇的事情,早已培養出她務實的個性,只要一步步踏實地走下去,並且誠心對人,任何事情都一定能妥善解決。

看著兒子逐步接手自己一手打下的事業,她欣慰地說:「我都已經六十幾歲了,可以了啦,沒什麼好再強求的。」

讓曾愛玉進入任天堂帝國的 GAME & WATCH

讓曾愛玉贏得任天堂青睞授以代理權的「GAME & WATCH」,可說促成任天堂電玩帝國形成的先驅。

由於簡單易玩,GAME & WATCH是1980年代最受歡迎的電子遊樂器材。早期遊戲畫面為黑白液晶,後來發展成為彩色液晶,近年出現的復刻版更採用全彩液晶螢幕。為了抓住懷舊電玩迷,之前任天堂還將史上最受歡迎的掌上型主機GBA(Game Boy Advance)以「GAME & WATCH」造形發行。

Print Friendly, PDF & Email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遊戲相關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請輸入下列驗證碼計算後阿拉伯數字 (Translate it, if not Taiwanese to post reply)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