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.03.01 軍旅生活

2008.03.01 軍旅生活

在這倒數不到十一天的時光中,我得了重感冒…。

其實上次上線,打網誌的那天身體就不太舒服了。
沒想到228那天,雖然是留守,
我就一直會有怯寒的感覺,
肩膀和脖子都覺得好緊喔,頭也越來越痛。
吃都吃不下,只覺得很想吐。
後來在中午站哨的時候,
只覺得曬到太陽的感覺好舒服…。
想說安官桌的抽屜,印象中有個體溫計,拿來測量看看。
不量還好,一量一看,天啊…「38.3。c」…

剛好連上有人掛急診,Poa說需要有人去看護,
所以我就問Poa可不可以順便去看醫生。
到了那邊,
我才知道金門的醫療福利真是好啊!
在台灣掛急診看醫生,少說都要四五百起跳。
在這邊,掛號含拿藥,只需要100$整。

不過,我的體能到了極限了吧。
那時候喝水就很想吐。
等著掛急診的弟兄醒來時,
我已經不知道昏睡醒來幾回合了。
一直撐到快六點,Poa說沒有車可以載我們回連上。
所以,我只好叫計程車,
此時我已經無多餘的精神可以分暇照顧要送回連上的弟兄了。
我只覺得我的背緊得很,整個人頭痛到爆!= =

後來撐到連上,二話不說跟連上比較好的朋友說我不行了。
我需要在床上躺平,就這樣沒洗澡沒吃飯的一直躺到九點多醒來。
這時候真的很欣慰,
因為本來排長還排我的夜哨,
結果我聽到排副和學長還幫我爭取,說我人不舒服,不要讓我站哨。
真的很感動喔!
大概看了一下時間,趕快去沖熱水澡,
把蚊帳掛好,頸子和額頭擦了超涼的一條根藥膏。
我又昏厥似的睡死了…。

一直到了半夜兩點半多,整個人熱到爆,
所以就爬下床上廁所。
人站在小便斗尿尿的時候,
我只知道忽然頭很暈,我印象中有把左手靠在感應器上面。
眼睛一閉上,我再次張開眼睛的時候,
眼中的畫面就像新世紀福音戰士的真嗣在第一集使用Eva後睜眼看到的天花板一樣。
只是他人是在房間,我人則還是在廁所。
我也不知道我昏了多久,
看到眼前的畫面還在想說這裡是哪裡說…。
當我腦筋稍微清醒,想到應該是上廁所暈倒了,
爬了起來,又衝去床上睡到醒來。

隔天週五,是要作基本教練,
雖然我覺得我退燒了。
不過整個元氣還沒恢復五成,
連正常的聲音都發不出來,
更別說是帶隊喊口令了。
所以排副就叫我去旁邊休息,後來就先去打飯了。
當然這天還是很虛,
幾乎都沒辦法做事,
本來移交清冊要留著連上作業的。
後來也因為藥的效力,又讓我不小心昏睡到站哨,
一直到下午的莒光課的時候,身體比較正常了。
不過昨晚睡覺的時候,似乎還有發燒的狀況。
所以又馬上喀了退燒藥。
今天就變成這樣,只有咳嗽和鼻塞。
雖然咳得很厲害,塞的很不舒服,
至少,別又發燒就好了…

現在努力的調養身體吧…= =a

Print Friendly, PDF & Email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.軍旅生活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請輸入下列驗證碼計算後阿拉伯數字 (Translate it, if not Taiwanese to post reply) *